《三大队》遭遇“魔改”,下次真别拍了!

剧集1个月前发布 howgo
5,000 0 0

《三大队》遭遇“魔改”,下次真别拍了!

作者:Bishop

2017年,曾自嘲因“片酬低”而备受国内文艺片导演青睐的演员秦昊接拍了个人第一部网剧《无证之罪》

《三大队》遭遇“魔改”,下次真别拍了!

(网剧《无证之罪》截影)

剧中,秦昊扮演的主角严良邪魅狂狷,是一名个人魅力十足的刑警。此剧开播后收视、口碑双丰,大获成功。几乎是从《无证之罪》开始,国产悬疑、刑侦、犯罪类网剧遍地开花。

秦昊后来接受采访时也表示,拍完《无证之罪》之后,几乎所有国产此类剧的剧本都会优先递交到他手上,但是他并没有盲目地接片,而是非常慎重地优中选优。

确实,秦昊接下来的两部网剧更是超高人气之作,《隐秘的角落》带动了一波“爬山”的爆梗流量,而《漫长的季节》豆瓣评分则高达9.4分。

《三大队》遭遇“魔改”,下次真别拍了!

(《隐秘的角落》&《漫长的季节》)

所以,当听说秦昊主演的迷雾剧场2023收官之作三大队即将开播的时候,小派确实是相当期待的。

毕竟,张译主演的影版已经先一步上映,票房一路飙升。热度在线的同时,剧版《三大队》不但集聚了秦昊、李乃文、陈明昊等实力演员,更有杨新鸣、范雷等一众老戏骨搭戏,相信这部剧定会有上佳表现。

《三大队》

The Lonely Warrior

《三大队》遭遇“魔改”,下次真别拍了!

可是小派怎么也没想到,这剧追得居然一言难尽。就像剧中那句“心里的一根刺”,一边“扎”着它,一边就跨了年。

01

我叫王大勇,绰号“一根刺”

无论是影版还是剧版《三大队》的剧本,相较于原著作者深蓝《请转告局长,三大队任务完成了》,都有很大改动和变化,这本无可厚非。

原著不足万字的纪实文学,在内容上也确实给改编扩充留有了很大的余量。

但是,改编就应该好好改。而不是“乱改”或者“魔改”。

如果说剧版《三大队》是在“魔改”原著,可能会有人说小派太主观了。那好,且不论对于剧本优劣的萝卜青菜,见仁见智。最起码的,是否应该做到“合情合理”

《三大队》遭遇“魔改”,下次真别拍了!

家人为女儿庆生,这大落地窗,还不拉窗帘。喧嚣的马路,路过的行人,在搞橱窗真人秀吗?

这合乎常情吗?

但是,编剧告诉你:就是不能拉上窗帘。因为,要拍下程兵(秦昊 饰)在马路对面默默注视的孤单身影。

《三大队》遭遇“魔改”,下次真别拍了!

这里,小派都不想抬杠讨论1400万像素CCD卡片机到底能不能拍清至少10几米以外的人物,这一“合不合理”的问题。

只想说,这样的桥段安排,是否太过刻意。

如果说这些都还在“尚且能接受”的边缘疯狂试探,那么到了察邦之旅这一段的时候,真的是急转直下。

《三大队》遭遇“魔改”,下次真别拍了!

一个在当地拥有私人武装的法外之徒、黑帮大佬,不但在几年前被逃犯王大勇(陈明昊 饰)轻易地重创,而且还和若干年后追凶的“前刑警”从容共情。

这似乎已经脱离了“合情合理”的境界,直奔虚幻“爽文”而去了。

等一下,帧数快进几格,察邦黑老大在说什么?

《三大队》遭遇“魔改”,下次真别拍了!

我叫王大勇,江湖人称“一根刺”

《三大队》遭遇“魔改”,下次真别拍了!

就这一句台词,反反复复,颠来倒去地出现在剧中,从每一个角色的嘴里说出来,也一点一点地“扎”进了观众的心里。

扎,心,啊!

小派已经要斗胆质疑一下编剧的文学素养了,如此苍白的台词,到底想要表达怎样的情感。“如鲠在喉”太过文绉,“心结”“执念”这样的词汇难道也怕观众无法理解?

而这些还不是最离谱的,最不可思议的其实在剧集的开始阶段已经展现。

《三大队》遭遇“魔改”,下次真别拍了!

警察带着铐住双手的犯罪嫌疑人同伙,大摇大摆地走进小区,意图抓捕。

这在真实的刑侦办案过程中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,编剧你这么写剧本,到底是源于对刑侦手段的不了解,还是有意侮辱观众智商。或者干脆就是抛弃“真实”,只一味追求戏剧冲突。

剧情设计得如此不合理,已经是槽点多多。更意外的是,还来了个“倍增”

向来坚持出品短剧的迷雾剧场,此番的“谜”之操作真是让人看不懂,剧集数竟然拉长到24集。而集数的拉长,并没有对剧情进行有效而精彩地丰富,反而填充了很多的“废剧情”“废台词”,完全是在“注水”。

比如前面提到的“一根刺”,或许可以通过后期剪辑处理得当,结果为了凑剧情而无脑保留。

《三大队》遭遇“魔改”,下次真别拍了!

第18至21集,还用了4集的时长,来表现程兵和王二勇女儿的感情羁绊,刑侦悬疑片化身救赎治愈肥皂剧,眼看着就要互相谅解,阖家欢乐,奔向大团圆结局。

这时编剧才想起来,王大勇还没被抓住呢。于是最后三集中,程兵和警方根据线索“顺利”找到了王大勇,终于将之缉拿归案。

前三集,程兵入狱之前的部分,确实还算“有那味”;后三集,罪犯伏法,长出恶气,也算振奋人心。可中间的十几集简直就是味同嚼蜡。

创作者们根据原著,去丰富角色形象,铺设剧情,让故事更加立体,哪怕是描写一些“家长里短”,这本不是什么错事。

关键在于,剧情设计应该“合情合理”。而不是脱离故事和人物本身的内核,盲目地注水剧情,让整部剧看起来粗制滥造,毫无逻辑。

02

“谜”之操作,拍“乱”剧

操作成“谜”的不仅仅是出品方,秦昊此次的表演也是匮乏无力,毫无亮点。

《三大队》遭遇“魔改”,下次真别拍了!

前一秒还在抱着自己的师父痛哭,一瞬间,再抬起头。

《三大队》遭遇“魔改”,下次真别拍了!

程队,你的眼泪呢?

当然,如果解释成泪水都被擦在毯子上了,或者说前后镜头剪接了,小派也无话可说。可是这种“猜谜”般的观影体验难道就是剧情的“悬疑”之处?

对于秦昊的演技,小派一直都没有怀疑过,不管是之前的文艺片,还是后来接拍的网剧,都能看到秦昊对角色精彩的演绎。

但这一次,确实是一个“谜”啊。只能说,秦昊让影迷失望了。

与之相反的,陈明昊在剧中的表演仍然入木三分,完全是“剧抛脸”的感觉,眼神中的那种冷峻和狠辣拿捏得恰到好处,这也算本剧中鲜有的高光之一了。

主要演员的糟糕表现是导致剧集拉胯的一个主要方面,而更深层的责任则来自编剧和导演。

聪明的导演应该都懂得,角色动作、微表情加上镜头的调度,以及背景音乐的配合,远比大段的台词呈现更容易烘托氛围。

《三大队》遭遇“魔改”,下次真别拍了!

可本剧却“反其道而行之”,原本需要“演”出来的感觉,却偏偏要用台词“直给”。正是这些纷杂而无用的台词叙述,让整剧看起来犹如小学作文,毫无质感。

《三大队》原著中,对程兵的个人的着墨虽然并不多,但是从因愤怒而动私刑、出狱后仍然坚持苦寻真相,我们还是能窥见一个嫉恶如仇、意志坚定、沉稳干练的刑警形象。

可惜在剧中,这些几乎都没有看到。

本剧的编剧、导演邢键钧在剧集上映后发过一篇3000字微博长文,引来众多追剧观众的声讨。

文中,邢导想要表达的是:他并不十分相信原著中程兵这一人物形象,他想写一个更“真实的人”。

换句话说,就是导演不相信一个坐了8年大牢的人,出来之后还能坚持追凶。他应该“谁都不打扰,浑浑噩噩地活着”。

质疑原著人物的真实性,邢导怕是对“纪实文学”有什么误解。而且,导演口中的重塑“真实”也未成功,反而变成了“超现实”。完全脱离了核心主旨,整个剧情和人物全都“悬浮”了起来。

邢导在自己的文中还写道:“我们总是希望看到尽量的真实,但真实很多时候其实挺没劲的。”

前后矛盾,难以自洽地表达,真是在《三大队》剧中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不过邢导说的一点,还是对小派很有触动,就是“希望能用两个时空的叙事方式来完成这个故事”。

《三大队》遭遇“魔改”,下次真别拍了!

(剧版《三大队》导演微博原文节选)

那么,为什么不把王大勇这条线拍得更饱满一些呢,却只把他塞进每集的片头,在大概一分钟的时间内,用黑暗、阴郁、恐怖的氛围强行制造噱头,可结果却导致角色和剧情慢慢地割裂了开来。

操作之“谜”一个又一个,不但让观众看得满头黑线,也让整部剧变成了一部“乱”剧。

03

逐渐式微的国产悬疑刑侦剧

全剧看下来,会发现有很多“元素”似曾相识:

工作认真却婚姻破裂的刑警;两个行事风格迥异的却又互相较劲的刑警队长;跟在队长身边的女性刑警新人;以及,“悬疑犯罪宇宙”的中心——“东北”

《三大队》遭遇“魔改”,下次真别拍了!

就好像没有“雪”的犯罪是不完美的一样,嫌疑人总得拐个弯,去趟东北。

《三大队》遭遇“魔改”,下次真别拍了!

大雪封山,护林员的木屋,老林里的地窨子,是不是感到莫名的熟悉——小派瞬间就联想到了《双探》

看得出,剧本有很明显的拼凑缝合之嫌。把一些热门刑侦悬疑剧的“元素”东拼西凑、缝缝补补,看起来热闹非常,但一旦“合体”,马上就显得严重水土不服。

《三大队》遭遇“魔改”,下次真别拍了!

就连剧本特意把初始时间线回溯到90年代末,看起来也像是在硬蹭“绿警服”的年代复古感。

这些“元素”和“桥段”就像一些机器零件,被随意地安插在不属于它们的故事内核上,松松垮垮,随时都会倾塌。

这也从侧面验证了一点,国产悬疑刑侦剧从曾经的井喷奇观,到现在已然开始没落,很难再有新意。

当然,我们不能武断地说,在未来此类型的题材剧再也不会出现优秀之作。不过还是想对那些魔改原著、思维混乱、拼凑注水、毫无责任感的“悬浮”创作者们说一句:下次,你们要不真就别拍了吧!

图片源于网络

© 版权声明

相关文章

暂无评论

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!
立即登录
暂无评论...